章鱼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夫为佞臣 > 一百四十二回 寒秋一梦身后景

一百四十二回 寒秋一梦身后景

不想错过《章鱼阅读》更新?安装章鱼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笑道:“那你们在讨论什么呢?”
  江呈佳如实答道:“在说我嫂嫂如何揭开付博阴谋的事...”
  宁南忧轻呵一声,平淡无奇道:“这件事都过去那么久了,还讨论它作甚?”
  她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了,心中仍有些紧张,表面却无比淡定:“怎么?二郎还不允许我与自家婢子讨论讨论自家嫂子了?”
  宁南忧低下眸,默不作声,眼神却一直挂在那封揉成一团的金宣帛纸上。
  江呈佳眉头一簇,小脸一皱,有些生气的说道:“怎么?难道你怀疑我与魏帝通信不成吗?”
  郎君被戳中心事,眸光略闪,避开双目,往屋前的画壁投望过去。
  江呈佳见他态度,有些吃惊,也有些失望。没想到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她都为他诞下一个孩儿了,宁南忧对她仍有怀疑。一旦看见她鬼鬼祟祟、慌不择路,便立马猜测她是否对他有异心。
  女郎神色微浅,默默落下一层哀怨,痴心一笑,语气失落:“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疑我了。”
  她闭上眼,突然生出一股厌烦,自暴自弃似的,将那张揉成一团的金宣以及桌上写了字的绢帛全都塞到了他怀里,十分不耐道:“你且看看这是什么吧?看看我有没有在骗你?看看我是不是在说谎!”
  她身后的千珊,震惊骇然,没料到江呈佳这般肆意大胆。虽说那张金宣纸上的内容,宁南忧就算看了也不会懂,但难免会让他觉得奇怪,若他以为这信中内容,是她们与魏帝通信的暗语,那便糟了。
  谁料,宁南忧握着这绢帛与金宣,瞥都没瞥一眼,便又重新塞回了江呈佳手中。
  只听他轻声叹道:“是我不好,对不起。”
  千珊诧异,讶然,惊叹!她以为,宁南忧至少会打开来看一眼。
  女郎却像是早就预料到这结果一样,语气恹恹道:“你这句话,我已经听厌了。我不知同你强调过多少次,这世上之人,我就算全都背叛尽了,也绝对不会背叛你。”
  宁南忧似乎有所触动,他挺拔的身姿此刻屈成一条曲线,渐渐略显颓废。
  屋内气氛一下子跌落谷底,冷冷清清,失去了温度。
  良久之后,江呈佳突然起身,振起长袖,理其衣襟,拨起衣摆,遂准备离开。
  郎君知晓,他的行为已激怒了她,于是秀玉般的指节轻轻拽住她的裙衫,唉声叹气道:“我知道了。阿萝,你,不要生气。”
  江呈佳实在厌烦他这种态度这种语气,于是冷然说道:“已是深夜。明日我便会带着你去见邓情。千珊,领着君侯去小阁楼休息吧。”
  她抛起裙尾,从他手里夺过自己的衣摆,仍有着十足的优美姿态,款款离开。仿佛在表示她并不为郎君的疑心而失态悲落。
  越是这样,越能让宁南忧心中饱受愧意。
  江呈佳太了解他,要想平安度过今夜此事,只能这样狠心待他。
  不过,她也的确是生气,一见他如此怀疑自己,便忍不了怒意。
  千珊看着女郎如朗朗徐月般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心里有些佩服。
  瞧着宁南忧一人失落坐在屋堂里,千珊忍了半晌,才小心翼翼问道:“君侯?奴婢现在领你去客院打扫整理好的阁楼吧?”
  宁南忧不做声,但已顺着她的话,起了身。
  千珊便自觉地在前方带路。
  此夜,天无遮云,月朗星稀,缓风吹过,一股寒意缠绕而来。
  宁南忧皱了皱眉头,觉得双腿传来阵阵隐痛。他与江呈佳愉欢时,早忘了这茬事,腿疾也很合时机的停止了发作。
  眼下寒风一吹,又没头没尾的痛起来,实在令他苦恼。
  他烦躁的揉了揉脑仁,嘴角勾起一丝苦笑。他做什么非要惹江呈佳生气。这下好了,恐怕他即便腿疼的要命,那丫头也不会来看他一眼了。
  宁南忧垂头丧气的跟着千珊来到了一间阁楼前。
  这里,离客院的前庭以及主厅很远,坐落的位置也的确隐秘,若是邓情突然到访此处,绝不会注意此处。
  但宁南忧却很不满。
  因为小阁楼架在空中,只有一张很窄的红梯可以登上去。
  偏偏他的腿又酸痛不止,弯曲不得,更别提爬上这红梯了。
  他望向千珊,不由怀疑,这是不是江呈佳故意要刁难他。
  千珊无辜的眨了眨眼道:“君侯...上头便是您的屋子了。这里最为隐蔽,您藏在这,绝对不会被发现。至于吕寻将军等人,已被女君安排到了别的地方,亦藏得巧妙,地点十分稳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