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白月光分手日常 > 网骗白月光 20

网骗白月光 20

不想错过《章鱼阅读》更新?安装章鱼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9月份,首都大学新生日。
  
  考研留校的老三接到了老四的电话。
  
  “喂?薄总?……啥?你要我去接你家祖宗?”
  
  老三瞳孔地震。
  
  他怀疑自己接到了诈骗电话。
  
  否则对妹妹的事情一向亲力亲为的家伙,怎么会缺席妹妹来首都大学的报道这颇有纪念意义的第一天?
  
  他竟然还让他去校车接妹妹?!
  
  脑子没烧坏吧。
  
  要知道之前这家伙有多牛逼,一边写论文,一边跟导师出差,就这双重高压之下,每晚也没有落下跟妹妹的视频通话,远程指导功课。薄总酒吧不混了,游戏不打了,妹子也不撩了,一副渣男回头重新上岸的样子。
  
  洗心革面,感天动地。
  
  那规矩正经堪比退休大爷的优良作息,真是震惊基友一百年。
  
  “不是,兄弟没听错吧,你真的不来接小鹿?”老三不可置信,“她可是为了你才填首都大学的,今天是她报道的第一天,鹿爷又不在,你不出面说不过去啊!”
  
  首都大学的老师深谙抢人技巧,他们找不到鹿嘉和这个满世界失踪的亲哥,退而求其次,要到了薄妄的联系方式,从理科状元身边最亲近的人开始洗脑,不是,是科普首都大学的种种优势,来了我们这边吃好喝好睡好学好,一定不亏的啊妹妹!
  
  在宿舍里,薄妄就当着辅导员的面,完成了前任理科状元给新任理科状元洗脑这一历史性经典场景。
  
  内容如下——
  
  女孩子:“哥哥,怎么了?”
  
  薄妄:“志愿填了吗?”
  
  女孩子:“还没呢。”
  
  薄妄:“你想填哪里?”
  
  女孩子:“唔……我想去有很多好吃的,而且四季温暖如春的城市,这样我就不怕冷啦!”
  
  首都大学辅导员当场一个心颤。
  
  作为一个冷得能上热搜,热得也能上热搜的城市,他们显然不符合“四季如春”的标准啊!
  
  理科状元,危了!
  
  辅导员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拉拢状元的心,那黑发男生淡淡一笑。
  
  薄妄:“来首都大学吧,哥在四合院给你砌个猪圈。”
  
  辅导员:“嘶。”
  
  宿舍兄弟:“嘶。”
  
  可以,路子野,这很薄总。
  
  辅导员光荣且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代的任务,出门前他想着,最近运气这么好,买个小猪挂饰拜拜神吧。
  
  老三追问,“兄弟,你真的真的不来接人吗?”
  
  对面的男生语调懒散,咬字还有些含糊,“对,没空,你帮我接一下吧,顺带她逛一下学校,哪里有吃的给她标一下,免得她饿死。”
  
  老三:“嘶。”
  
  老三:“老四,你不对劲。”
  
  薄妄反问:“我哪不对劲儿?”
  
  老三:“你哪哪都不对劲!”
  
  之前恨不得把他祖宗拴在腰带上,现在居然说放生就放生?
  
  老三:“这其中定有阴谋!我是不会上当的!”
  
  薄妄:“你有病,我祖宗多晒一分钟太阳我找你算账。”
  
  老三:“……”
  
  好了,妹控说话方式正常了。
  
  果然是本人。
  
  老三领命而去。
  
  薄妄随手丢开手机,后背靠在电竞椅上,下颌用力后仰,绷紧脖颈线条。
  
  他跟祖宗大概一个月没见面了吧。
  
  最后的记忆是冰箱旁,他放开了蒙住她眼睛的手,对方惊恐如某种小动物,捂住被舔的耳朵落荒而逃。
  
  一整天龟缩在房间里不出来。
  
  被吓坏了吧。
  
  天真无邪的神明怎么会理解凡人的欲望。那毛绒绒幼嫩的胎毛,黑白分明湖水般清澈的眼睛,唇、锁骨、腰、腿弯,以及女孩子身上透着淡淡奶味的橙花体香,都能构成一头牲口在无人夜晚里发疯的理由。
  
  当时他是真想做。
  
  就在厨房,在冰箱旁,在流理台边,把人逼进狭窄、空气稀薄、没有月光的幽暗空间,欺身而上,为所欲为。
  
  但是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
  
  他真把鹿嘉和当兄弟,对他妹妹下手……是挺没良心的。
  
  他道德标准不是很高,心里又没有独特的信仰,得到最多的评价,就是对待感情随意而散漫,不够浓烈真挚,随时都能抽身离开,不带一丝留恋。
  
  而这一次,他竟然率先败下阵来,硬是在半路刹停。
  
  “是戒荤太久了吧。”
  
  薄妄单手支脸,喃喃低语。
  
  “是不是该找个女朋友了?”
  
  有了女朋友之后,应该会不一样吧,起码不会眼勾勾盯着一个小妹妹不放,成天想把她拐到自己的怀里。又或者说,他需要让自己忙碌起来,这样才不会胡思乱想。
  
  烈日炎炎,老三在校车旁找到了薄妄家的小祖宗。
  
  鹿爷家的基因果然很优越,那小妹妹穿着一条柑橘色的连衣裙,夏日的清新色调令人眼前一亮,旁边有好几个蠢蠢欲动想问联系方式的学弟了。
  
  老三心一紧,害怕他们会被薄总料理,身为学长的他有义务保护小羔羊。
  
  他赶紧跑过去,“小鹿!”
  
  “江哥!”
  
  般弱也扬起了笑容,她看了看他身后,撅起嘴,“薄妄没来?”
  
  哟,连名带姓。
  
  看来俩人之间是发生了什么口角,正在冷战期呢。
  
  老三就说,“你妄哥他有点事儿,今天我来带你。”
  
  参加完毕业典礼之后,宿舍里的人渣陆陆续续地找工作去了,只有他一个人留校,生活还算清闲。老四就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才让他来接人的——他们都被这人渣少爷使唤惯了!
  
  “好的!”
  
  般弱表现得特别乖巧。
  
  老三带她去了报名点,交完一些杂七杂八的费用后,领了两套草绿色军训服和一个面盆,俩人往女生宿舍走。
  
  “怎么要住宿了?”老三问,“四合院不是更舒服吗?”
  
  之前大家还整整齐齐在四合院过年呢。
  
  而且那四合院离学校也不是很远,自行车骑个十多分钟就差不多了。
  
  般弱:“不想去。”
  
  般弱:“不想见到混蛋。”
  
  老三一听,小妹妹怨气深重啊。
  
  他旁敲侧击打探情报,“怎么了?吵架了?”
  
  般弱心想,什么吵架,男主是想找她妖精打架。
  
  好吧,她也挺馋妖孽的身子的。
  
  但是呢,小绿茶深深明白,什么叫做长痛不如短痛,薄妄那种类型的海王,得要女主那种苦情自卑小白花才能降得住,她一个披着白兔皮的小绿茶,脾气还暴躁,男主估计没见过她这种清纯得劲的泥石流,一时不察,栽在她身上了。
  
  等他回过味儿来,就会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
  
  再说了,她的金主爸爸要的是一份神仙爱情!
  
  什么叫神仙爱情?
  
  你仔细品品这四个词,是不是充满正能量,是不是积极向上?
  
  她跟薄妄在一起,嗯,抛开学习不说,不是打游戏就是在坑人,不是吃东西就是在睡觉,要么就是去外头飙车,天天逗猫遛狗,沆瀣一气,多堕落啊,多不健康啊。
  
  所以,千钧一发之际,她用她强大的意志力,拒绝了男主充满色气的厨房开团的邀请!
  
  为了别人的梦想而克制!
  
  她可真是太出息了!
  
  话不多说,让她康康首都大学的帅哥有多少,她奋斗了那么久,神仙爱情也该给她准备上了吧!
  
  从军训到开学一个月,薄妄没再出现。
  
  般弱倒是生活得如鱼得水。
  
  本来吧,她就是那种有人宠着变废物、没人宠着就自己支棱的类型,不管丢到哪里,只有心中有一把火,都能活得很体面!而支撑着般弱的一把火,是遍地的小帅哥!
  
  但开学之后,般弱就蔫了。
  
  她跟着鹿嘉和他们,报了外语系。
  
  而外语学院男女比例失衡,男少女多,她每天上课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张男性面孔,里面还有她的高中同学,审美严重疲劳。秉承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般弱放弃了祸害同班同学的念头。
  
  对于其他学院来说,般弱是一张鲜活的、美丽的、陌生的面孔,有人起了心思,辗转各方,打听到她的上课地点、吃饭地点、运动地点,制造偶遇的机会。
  
  老三留校任教,为了他的身体健康,经常出没在运动场。
  
  他去得多了,也不止一次在晚上看到小妹妹和男生在橡胶道上跑步。
  
  当同一个男生出现频率过多,他引起警觉,立刻报告了薄妄。
  
  间谍:“薄总,你妹妹好像要恋爱了!”
  
  当时的薄妄正在用另一部手机开黑,闻言,眼芒微寒,随后被睫毛掩走。
  
  薄妄中断了队内交流,不疾不徐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薄妄:“小妹妹成年了,恋爱很正常,你大惊小怪什么。”
  
  老三:“可是我看到那个男的给小鹿整理鞋带!”
  
  薄妄:“那不然呢,让她踩着鞋带跑步吗,不怕摔个狗啃泥吗。”
  
  老三:“是这样的没错,但是薄总,你妹妹要恋爱了,你没事吧。”
  
  薄妄沉默了阵。
  
  老三听见语音里发出一声哂笑,极冷淡的,“恋就恋了,鹿爷都没管,关我屁事。”
  
  难道他还要手把手教她怎么谈恋爱吗?
  
  “……好的吧。”
  
  间谍老三不再坚持向组织汇报。
  
  “那没事了,拜拜。”
  
  老三以为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了,他还乐呵呵想着,等小妹妹恋爱了,说不定他还能吃到喜糖呢。
  
  结果隔天晚上,运动场发生了一件大新闻!
  
  怎么着的呢?
  
  跟般弱妹妹玩暧昧的那个男生,看起来干干净净斯斯文文的,谁能想到他已经有了娃!
  
  事情略狗血。
  
  那男生去年谈了一个对象,隔壁学校的,因为兴趣不相同,两人和平分手。而分手的时候,那女生肚子里揣了一个,她也不知道是咋想的,孩子还没生出来,母爱就泛滥成灾,瞒着男方休学,把孩子偷偷生下来。
  
  然后她直接抱娃认爸爸来了,一无所知的男生被整得崩溃。
  
  般弱没兴趣围观闹剧,扭头走人。
  
  桃花惨死×1。
  
  老三简直惊呆了。
  
  下一刻,老三打通了他兄弟电话。
  
  “薄总,是你做的吧?”
  
  那边传来鼠标点击的声音,随后回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岿然不动,宛若宗师。
  
  老三恶狠狠:“装,您尽管装,这事儿要是没您的手眼通天,我不信能那么快引爆。”
  
  般弱出师不利,但第二朵桃花也随之而来。
  
  第二朵桃花是般弱在图书馆里遇到的,俩人连续三天,坐的都是同一个位置,面对面的。
  
  第四天,对方给她传了一个纸条。
  
  [中午饭堂有限量黄焖鸡米饭,一起去吗]
  
  般弱:这种偶像剧的氛围再搭配食欲,简直绝了!
  
  般弱欣然同意共同前往食堂,抢饭。
  
  吃饭+1。
  
  革命友谊好感+1+1+1。
  
  而一周之后,般弱只想避开食堂走。
  
  第二朵桃花是家境贫寒的农家子人设,本人勤奋自律,又不是穷讲究的人,他对自己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不会故意装阔,但也不会扣扣搜搜什么都不肯付出。般弱觉得他很有上进心,为人处世也可圈可点,未来一定大有可为。
  
  前提是他妈没来学校。
  
  那真是一个极品妈,说是极品都抬举了她,般弱跟2号还只是暧昧的程度呢,他妈就觉得她已经是儿媳妇了,从同居谈到毕业,从毕业谈到传宗接代,话里话外都是我儿子特别优秀看上你是你三世修来的福气。
  
  男生在心上人面前急得面红耳赤,又没法止住他妈的嘴。
  
  般弱很体贴地说,“你跟阿姨先坐,我上个洗手间。”
  
  男生感激笑了笑。
  
  般弱在卫生间里快乐玩起了吃鸡。
  
  般弱:哦草,这种又快活又惨的酸爽滋味是怎么回事?!
  
  一盘游戏结束,她又磨蹭了很久,慢吞吞地回到餐厅。
  
  由于他们选的是半封闭的包厢,有一些装饰的遮掩,般弱刚走进去,就听见他妈在大放厥词,“你记得,听妈的话,一定要在套上扎洞,等她有了,就赶紧生下来,这样咱们家就可以不出一分彩礼了……”
  
  般弱:“???”
  
  这阿姨不当人了,要当蛆吗?
  
  活着不好吗?
  
  般弱对此奉送她一杯柠檬水。
  
  从头到尾,透心凉。
  
  在对方的破口大骂和男生的窘迫道歉声中,般弱马尾一甩,头也不回。
  
  桃花惨死×2。
  
  一个月内,两朵桃花连续夭折,般弱不禁反省了自己。
  
  难道她是个克桃花的?
  
  不,这一定是她找神仙爱情的姿势不对!
  
  前两段都是男生主动的,般弱这次决定主动出击,实不相瞒,她看上了奶茶店的一个小哥哥,腼腆清秀,声线还有点弱受。般弱走了一波流程,先是收买了奶茶店老板,再套出他的情报,最后成功约上人去看电影。
  
  般弱从头到脚把自己捯饬了一顿,焦糖色的马尾烫着风情小卷,再束上一段复古款式的旧蕾丝。不妨喷点香水,西西里柑橘,有点涩,清爽愉快的少女气味。
  
  奶思。
  
  淑女本淑了。
  
  般弱给自己点了个赞,信心满满地赴会。
  
  电影前厅里却立着一道修长熟悉的身影。
  
  般弱一阵窒息。
  
  ——这家伙为什么会在电影院里?!
  
  不会是专门来蹲她的吧?!
  
  对方垂着头玩手机,看不清表情,深黑发梢淹没着那一截脖颈骨头,白烟色宽松T恤衫,机能风长裤,模特般的身架子令他鹤立鸡群。簇拥在薄妄身边的是一群颜值上线的男生,个个装扮炫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