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世界上最动听的你 > 第七章

第七章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玉美人和乔小白
  
  之后的几天里,虞欢又发现了乔易白另一个大萌点——他简直就是个美食活地图!
  
  S大占地面积大,有好几个校门,每个门外都有小吃街,各色各样的小摊贩几乎把街道占满,店铺的招牌也是种类繁多,让人看不过来。这里面当然不乏美食,却也有很多是粗制滥造称不上多好吃的。
  
  虞欢虽然自己是个厨房杀手,在自身的伙食问题上却是挑得很,自从在南校后街点过一份汤汁呈墨黑色的黄焖鸡后,就对小吃街的吃食有些失望。
  
  大一大二那两年住宿舍,那时虞欢还会时常从别人口中打听,问到哪里有好吃的,就带着全宿舍的人出去碰碰运气,那时候也很少能找到真正合自己心意的店。
  
  后来大三,虞欢入了配音圈,再住在宿舍挺不方便,就搬出了宿舍,恰好那时同宿舍的苗苗找了兼职,时常早出晚归,也挺怕打扰到大家,索性两人就一起出来合租了。
  
  再之后就是苗苗暴露了厨艺技能,虞欢就乐颠颠地交上伙食费,从此跟着苗大厨混了。此后虞欢也就打消了去小吃街找美食的心思。
  
  这几天跟着乔易白混,虞欢才知道什么叫地大物博。
  
  两人每到饭点就结伴一起走,或者去食堂,乔易白打饭,虞欢坐着等,或者由乔易白领路去校外,每次跟着他七拐八拐,虞欢都不用看路,只管等他停下坐着等吃,这感觉真是不要太爽。
  
  更奇妙的是,乔易白每次点上的东西,都是十分合虞欢胃口的。
  
  虞欢不止一次地猜测,这人莫不是她肚里的蛔虫成了精?
  
  乔易白当然不是蛔虫,他只是下了苦功夫。
  
  从那天藏了虞欢校园卡起,乔易白就开始谋划了。曾经和虞欢相处的时光让他多少知道一点虞欢的口味,他在手机上设了个备忘录,一有空就去各种店铺吃东西。从最近的一家吃起,吃到感觉虞欢会喜欢的,就赶紧摸出手机记上。
  
  一天吃十几家店,乔易白还因此闹了好几次肚子,但一想到能和虞欢一起吃饭,又觉得动力十足,再“战”两条街都不是问题。
  
  难得不用被俩活宝秀一脸,饭菜可口,又有长相可人的乔易白下饭,虞欢的内心十分欢喜。
  
  乔易白养“鱼”养得欢天喜地,虞欢蹭吃蹭得心满意足,两人的心情都无比“美丽”,连带着土木一班的新生们都沾了光。
  
  别人的教官在训人,我们的教官正和助导商量去哪儿吃;别人的教官罚人跑圈了,我们的教官给助导买零食去了;别人的教官正扯着嗓子喊“俯卧撑准备”,我们的教官正软声软气问助导饿不饿……
  
  你问我们在干吗?
  
  啊……我们当然原地休息嗑狗粮。
  
  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狗粮!
  
  美滋滋!
  
  于是,等虞欢听到关于自己和乔易白的八卦时,他们俩已经被土木一班的一帮糙汉子默认为一对很久了。
  
  日子就在吃吃喝喝中一天天地过去,军训接近尾声时,按照惯例,学校要展开内务评比,需要每个班的助导下寝教新生们整理内务,让他们能够通过之后的评比。
  
  收到通知的虞欢有点慌。
  
  回忆起自己当年应对内务评比的情形,那简直是一把辛酸泪。
  
  虞欢从小被当成女壮士养,虽然上大学时留了长发,肤白貌美的样子极具欺骗性,但她依然有一颗壮士的心。
  
  S大军训期间的内务检查极其严格,特别是在叠被子这一项上,要求叠得方方正正、有棱有角,俗称“豆腐块”。
  
  女壮士虞欢对学校要求的“豆腐块”式叠法很无奈,然而迫于每晚的检查和宿舍评比,她还是不信邪地决定努力一把。
  
  于是这天,当三位室友买完奶茶推开门,看到的是漫天飞舞的棉絮,铺得白花花一片的地板,以及被埋在被套里的虞欢。
  
  虞欢听到开门的动静,一把撸下盖住整个头的淡紫色格子被套,呸掉嘴里的棉絮,含蓄地抿嘴笑了笑:“那个啥,我会善后的……”
  
  室友们:“……”
  
  可怕!
  
  果然人不可貌相!
  
  软趴趴的被子在虞欢手里怎么都弄不出棱角来,最终在女壮士的暴力手段下,学校配备的两床被子报废了一床。
  
  买完奶茶回来的室友们还带来了学长学姐们的迎检经验,其中包括叠“豆腐块”时可以用硬皮书撑出棱角,以及两床被子的正确使用方法——一床盖着睡,一床叠好供着。
  
  宿舍其他三人虽不比虞欢杀伤力强大,但也都是从小没干过什么活的,更称不上心灵手巧,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被子忙活出了勉强合格的样子,小心翼翼把它搬到桌子上供起来,再往上面压个凳子谨防变形,可谓是完成了一场浩大的工程。
  
  早晨起床时把晚上盖着的被子塞到柜子里,上锁锁好,再轻手轻脚地把桌上供着的被子转移到床脚,这就避免了每天叠一次“豆腐块”的可怕情形。
  
  这时候问题来了,虞欢只有一床被子。
  
  只有一床被子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把它供起来。
  
  最后还是人美心善的苗苗同学帮虞欢折腾出了勉强能看的“豆腐块”,虞欢和室友们一样把它摆在桌子上压好,又从一堆被子残骸里拾掇出还算完整的被套,抖了抖灰就准备将就着盖一晚。
  
  军训期间,时间排得很紧凑,S大附近的商店里又以卖吃食和小型生活用品居多,虞欢直到军训结束才抽出时间去买了一床新被子。
  
  S大临海,九月又已经到了初秋,虽然白天有着几近盛夏的温度,夜晚海风一吹,温度就降得很快。
  
  虞欢对自己的体质预估过高,在裹着一个破被套睡后第二天,就得了个不轻不重的感冒,第二天吸着鼻涕在烈日下站军姿站得头昏脑涨,勉强撑下来后晚上再也不敢大意,最后还是跟苗苗挤在一床被子里度过了军训剩余的两个夜晚。
  
  往事不堪回首,如今的虞欢头发又长了几厘米,但依然不会叠被子……
  
  不会叠被子的助导虞欢: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原本想把苗苗拖去应个急,却鬼使神差地又走到了乔易白身边。
  
  大概是这几天在乔易白那儿蹭吃蹭得太合心意,自己对乔易白竟然生出了一定的依赖性。虞欢想,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来都来了,虞欢还是跟对方打了招呼,直截了当地问:“嘿,小白!会叠被子吗?”
  
  乔易白其实并不会,他在军训团时的被子还一直是王泽给叠的。
  
  这时候,正好“营长”在隔壁班的训练场地上讲话,这个皮肤黑黑的憨厚小伙子正给新生们讲述加入军训团的各种好处,讲到自己第一次当教官时吸引了一大波小迷妹,又说到自己现在的女朋友就十分崇拜自己在团里学来的“叠被手艺”。
  
  乔易白的“不会”两个字刚说到一半,硬生生赶紧换词:“不……不错,”他看着虞欢憨厚笑,“我叠得还不错。”
  
  啊啊啊啊啊,万一欢欢就是想找个会叠被子的男朋友怎么办?为了欢欢,我什么都可以学!
  
  “那明天教导内务整理那事儿,你和我一起去吧!”虞欢眼睛都亮了,请人帮忙的同时勇于承认自身缺点,“我不会那玩意儿,教不了人。”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做什么事都坦坦荡荡。
  
  偏生自己就喜欢她那股散漫劲儿,真是,中了毒一样。乔易白看着虞欢又习惯性眯起的眼,有些痴痴地想。
  
  虽然内心已经应了无数个好,但表面上高冷的架子还是要端一端的。乔易白抬头望望天,露出一个拽拽的表情:“我都帮你那么多了……”你要怎么回报我呀?
  
  以身相许就很好。乔易白想。
  
  虞欢看他这副装出来的不情不愿的小表情就想笑,强忍了笑意转了转眼珠子,摆出一副严肃正经脸:“那,我亲你一下好不好?”
  
  虞欢说着就把脑袋凑过来。
  
  乔易白的手心立马就出汗了,薄薄的一层,湿湿黏黏的。
  
  眼看着那张好看的脸越来越近,乔易白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哈哈哈哈哈……”最后等来的却是一串低低偏中性的笑声,“我是真想就这么亲下去啊,可是小白,那边的小姑娘好像等你很久了。”
  
  虞欢指了指乔易白身后不远处的军装女生,女生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此刻仿佛写满了控诉,正死死地瞪着虞欢。
  
  然而虞欢对那双眼睛里的敌意视若无睹一般,坦然回视,第一反应就是——这妹子腰真细啊,军训配备的腰带勒到了最紧,仿佛还有余地。
  
  女生扭着小细腰摇摇曳曳地走过来,巴掌大的小脸粉粉嫩嫩,可能因为刚进行了强度较大的训练,脸上还贴着薄汗,整个一副柔弱小美人的样子。
  
  这熟悉的气质让虞欢恍然大悟。
  
  这不是迎新那天倒地摆S形的小女生吗?
  
  嚯呀!
  
  这是要放大招的节奏哇!
  
  虞欢瞬间提起十二分精神观察乔易白的反应——好不容易找着的活地图,可不能就这么被别人拐跑了啊!
  
  正想着要不要违背道德准线从中作梗一下,就见乔易白一副懵懵懂懂完全状况外的样子:“怎么了?”
  
  有点小迷茫的眼睛里还带着点不满。
  
  说好的亲一个呢?
  
  骗子!
  
  这时候小细腰女生成功地“摇”到了乔易白身边,娇娇弱弱地开口:“教……教官,我头好晕啊,能……能不能送我去医务室?”
  
  啊……这个大招好像并不怎么厉害的样子。
  
  同样是结结巴巴的说话声,虞欢却莫名地觉得,乔易白说起来比这个女生好听太多。
  
  说话好听的乔易白此刻依然在状况之外,他甚至连眼神都没移一下,随手指了指不远处的白色建筑:“医务室在那儿,不远。”说完又摆出刚刚那副表情。
  
  明明是波澜不惊的一张脸,虞欢却仿佛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一个噘嘴的小表情。
  
  没得到想要的结果,女生并没有放弃,但她想出的招数依然没有新意。
  
  虞欢看她眼神一闪,就要往乔易白身上倒,连忙快走一步上前去一把扶住,语带“焦急”:“哎呀,学妹你没事吧?我马上带你去医务室!”
  
  小细腰女生在虞欢怀里挣扎了一下,被虞欢微微用力不着痕迹地按住,娇娇弱弱的“小细腰”自然不是“练家子”虞欢的对手,挣扎两下无果后又不敢做得太过显眼,只得放弃反抗,任虞欢把她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