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世界上最动听的你 > 第八章

第八章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狐狸精”与“小心眼”
  
  虞欢最终还是没有拆穿乔易白显而易见的谎言,她选择假装是自己认错了人。
  
  这时候乔易白却心不在焉起来,试音时有好几次甚至念错了台词。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点感觉,把今晚要配的台词对了一遍。
  
  直到最后两人互相道了别,相继退出YY,乔易白才舒了一口气。
  
  看来她是真的没有认出自己来……
  
  放松下来的同时,他又有些气闷了。
  
  相处了这么久,只是因为没露脸,欢欢就不认识我了……明明都那么明显了还是没有猜出来……好气哦!
  
  越想越生气,乔易白摸上微博,发了创号以来第一条动态。
  
  没有文字,只用了一张可怜兮兮的流浪狗照片,狗狗毛色灰黑,蹲在雨里,背影寂寥,图底配字——今天依然没有家。
  
  乔易白的微博常年“长草”,是因为他以前根本不用微博,只是在苏久傲的多次建议下,随手创了这个号配合宣传。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连密码都不记得。
  
  后来在网上认出了虞欢,兴奋到想了解对方的一举一动,这才想起了自己那个好几年不用的账号。
  
  当即下载了软件,打开输入账号后,凭着对自己的了解,随手试了个123456的密码,登录成功。
  
  虞欢的微博虽不比乔易白的干干净净,但内容也不多,大部分还是转发的公会活动宣传,少有的几条原创还字数寥寥,然而底下的粉丝却很活跃,几乎每条都评论上千。
  
  乔易白按捺住自己想点赞点关注的心,悄悄地一口气浏览了虞欢现有的所有动态,从此这个账号就成了乔易白网上偷窥虞欢的小窗口。
  
  发完微博,乔易白就把手机丢到一边,一个人生起闷气来。
  
  他眼角瞥到刚叠好的被子,气哼哼地抱起来就想往地上扔,手伸到一半又转了方向,把被子小心地铺到床上展开,叠起,再展开,再叠起……
  
  “老妈子”王泽早在说了“不该说的话”后,就被乔易白冷冰冰地下了逐客令。对方一脸莫名地走了,因此现在房间里只有乔易白一个人,他只能自己一遍遍地叠,再一遍遍地纠正细节。
  
  乔易白不知道,在他勤勤恳恳学叠被的时间里,他的微博下“生猴子”大军和吃瓜群众都已经集结完毕,为逮到了一只活的玉公子欢呼不已。
  
  “感天动地!玉大终于发博了!”
  
  “啊啊啊啊啊,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公子你终于被盗号了吗?”
  
  “公子看这里看这里,求翻牌!”
  
  “表白公子!期待公子的新作!”
  
  “只有我注意到了那张图的内容吗?莫名觉得画风有点萌怎么办?公子快来我怀里!我愿意给你一个家!”
  
  类似的评论在半个小时内就积攒了上千条,奈何乔易白发完博后没有任何后续动作,对这些也是一无所知。
  
  第二天的内务整理教学进行得很顺利,虞欢有了乔易白这个强力外援,可以说是完全当起了甩手掌柜。看着乔易白全程一副俾睨天下的冷漠脸,该注意的地方却一条不少地指出,叠起被子来也是一副得心应手的样子,虞欢觉得很是满足。
  
  活动结束后新生们有一段自由时间,他们需要在这段时间里活学活用,以迎接接下来的检查。
  
  乔易白和虞欢并肩离开男宿舍,等周围真正静下来了,两人反而都不说话了,就这么漫无目的地在校内晃悠了起来。
  
  乔易白还在为昨晚的事闷闷不乐,心里已经把这几天出现在虞欢身边的男性都过了一遍,企图找出一点虞欢“变心”的蛛丝马迹,结果想了半天也没揪出哪个可疑人物来。
  
  别说这几天和虞欢走得近的几乎只有自己一个,就算有别的人趁他不注意凑过来了,他觉得不管那人是谁,都肯定配不上全世界最好的欢欢,他的欢欢也肯定看不上对方才是。
  
  心里装着事,加上乔易白本就不是个多话的人,这会儿就显得更加沉默了。
  
  与乔易白不同的是,虞欢此刻纯粹是一种看好戏的心态。
  
  呵呵,骗人的小孩儿没糖吃。
  
  虞欢想等着乔易白自己坦白。
  
  然而坦白没等来,先来的是乔易白的手机铃声。
  
  是公会苏久傲打来的电话。
  
  鉴于乔易白常年线上失踪的属性,未免要紧关头公会找不到人,苏久傲要了乔易白的手机号,方便真有事时联系。
  
  这时候苏久傲打电话给他,应该也是公会的事。
  
  乔易白看了眼来电显示,正准备接,忽然想起昨天差点暴露身份的惊险一幕,再一看身边虞欢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越发害怕一会儿接了电话再露出什么马脚来。
  
  虽然很不想放弃和虞欢单独相处的机会,但碍于自己实在心虚,乔易白吞吞吐吐找了个“有事”的借口,拎着手机走远了才接起。
  
  乔易白是天生不会撒谎的人,可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每次找的借口都丝毫没有可信度,甚至听起来极为敷衍。虽然实际上乔易白是个根本不屑于敷衍的人,他不想理人的时候会直接保持沉默,一个眼神都吝于施舍。
  
  虞欢自认是比较了解他的人,听到他如此拙劣的借口,都有些气到发笑。在原地等了一会儿不见人回来,虞欢抱着小小好奇、就看一眼的心理,踏着轻慢的步子往乔易白消失的方向走去。
  
  苏久傲在电话里并没有说什么要紧事,他只是询问了几句乔易白微博的事,顺便怀疑一下他是否被盗号。
  
  乔易白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打消了对方的疑虑就挂了电话,正准备原路返回,一转身就见一个穿着白色短裙的女生,背着双手站在路中间。
  
  他所在的地方是个小花园,里面的路基本都是只容两个人并肩行走的小径。
  
  眼前这个这个女生却并没有靠边让路的意识,她甚至双腿微微分开,纤瘦的身子尽可能地占了大半个小径宽度。
  
  不认识的人,但有点眼熟。
  
  乔易白皱了皱眉。
  
  女生把背在身后的手伸到前面来,手上是一个粉色半透明的饭盒,能隐隐看出里面的饭菜拼成了一个心形。只见她微垂着头,表情羞涩:“学……学长,那天的事,谢谢你啦……我……我给你准备了……”
  
  不等她说完,乔易白打断她:“哪天?什么事?”
  
  罗茜的一张白嫩小脸红了红,这纯粹是气的。她一直对自己的姿色颇有信心,不想两次刻意接近,乔易白却根本没有记住她!但这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乔易白身边没有任何碍事的人的机会,她不准备轻易放弃。
  
  于是她又挂上一个尽可能甜美的笑:“学长真是健忘啊,我是艺术班的罗茜,昨天我晕倒了,多亏学长送我去的医务室……”
  
  这么一说,乔易白就想起来了。
  
  是昨天倒下时被虞欢扶住的女生!就因为她欢欢晚饭都没来得及跟自己吃就走了!
  
  感觉到乔易白忽然变得凉飕飕的目光,罗茜笑到一半有点僵住,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
  
  “你找错人了,不是我送的。”乔易白语气凉凉,用眼神示意女生让道。
  
  罗茜当然不愿意让道,她不但不让,反而又往前迈了一步,把手里的饭盒又往前伸了伸。
  
  “这样啊,”她状似苦恼地皱了皱眉,“可我那天晕倒了,还以为是学长帮的我,就准备了一点谢礼……”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一米,从远处看更是显得尤其接近。
  
  走到不远处的虞欢恰好看见这一幕,只顿了一下,皱了皱眉,又悄无声息地原路返回了。
  
  罗茜长相甜美,是从小被人夸着漂亮长大的,她习惯了众星捧月,更是很少在异性面前吃亏,当初在人群里一眼就喜欢上乔易白,也自认为打动对方只是时间问题,内心可谓是十分自信了。哪知火车站那次首战就惨败收场,两次故意接近更是连脸熟都没混一个,内心稍有些挫败的同时,又安慰自己,他只是暂时没有真正体会到自己的好。
  
  直到昨天在乔易白身边看见虞欢,女生的本能让她感觉到了极大的危机感。
  
  从医务室出来后罗茜就四处打听了虞欢的信息。鉴于虞欢的活跃程度,要打听些光荣事迹来着实不难,于是在罗茜打听来的信息里,“成绩优异”“有脸有才华”“传说中的女神”这类的词就占了很大一部分,罗茜打听了半天,唯一得到虞欢的黑历史就是某次联谊会,一群人出去野炊,声称要给大家露一手的虞欢最终烧出了一锅木炭……
  
  她不承认自己其他方面比虞欢差,但打击人就要从其薄弱处下手,思来想去,最后决定靠自己比较拿手的厨艺来加分。
  
  人都说“君子远庖厨”,虞欢再优秀又怎样?饭都不会做的女生怎么比得过心灵手巧的自己?罗茜越想越有信心。
  
  可惜乔易白并不如她想的一样。
  
  乔易白的眉头较之前皱得更深了,除在虞欢面前外,他的毛病一向很多。比如素来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更不爱和人靠太近,尤其是女生,且他还有挺严重的洁癖。看了一眼那个明显是女生用的粉色饭盒,乔易白冷淡道:“不用了。”
  
  正准备转身绕道走,刚背过身去,却被人一把拉住了手腕。
  
  不是虞欢的触感。
  
  乔易白连忙一把甩开,罗茜被甩得后退两步,手里的饭盒没拿稳,“啪”的一声落到了地上。盒盖是密封的,并没有被摔开来,罗茜却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眼泪说来就来。
  
  她多次上赶着追着乔易白跑,对方却一点回应都不给,现在竟然还推她,仅仅是因为拉了他手一下就推她?他对那个虞欢可不是这样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