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世界上最动听的你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厨娘”换届
  
  直到第二天中午,虞欢才注意到乔易白的信息。
  
  昨晚陪着自家老大到凌晨一点,好不容易把对方哄睡了,虞欢自己也是倒头就睡,完全忽略了闪动不止的YY图标。
  
  一觉睡到上午十一点,从昨天中午到现在还没吃一口饭,虞欢差不多是被饿醒的。
  
  熬夜且不吃饭的后果就是,第二天醒来时整个人软绵绵晕乎乎的。
  
  虞欢龟速爬起后,满脑子只有“去觅食”这一个想法,去客厅转了一圈才知道,自家厨娘又不在了。
  
  茶几上摆着几样早餐,旁边贴着张便利贴,写道:
  
  欢欢:我跟小宇出去约会啦,晚饭前就不回来了,鉴于你有了二十四孝好男友,我就不挂念你啦!勿念。
  
  PS:晚饭后也不一定回来。
  
  虞欢:“……”这俩货迟早要私奔……
  
  她一边吃着变凉的早餐,一边不无惋惜地回忆一年前。
  
  那时候虞欢和苗苗刚上大三,因为各自兼职原因搬出宿舍的那天,虞欢初次见识到自家室友的厨艺技能,饱餐一顿后美滋滋地奉上生活费,厚脸皮攀着苗苗的肩膀:“小美人儿,我决定跟你混了,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贤妻,放心,孩子奶粉钱我来赚!”
  
  换了现在的苗苗,她肯定大气一笑,给虞欢一个爱的拥抱,然后深情看她:“成!就当养猪了!”
  
  可那时候的苗苗还没有被虞欢同化,属于腼腆型的小美人,听了虞欢的话温婉一笑,表示:“反正我自己也要做饭的,给你加双筷子而已,别客气。”
  
  之后就真的当起了尽职尽责的厨娘。
  
  当然,虞欢也不可能真的白吃白喝,买菜、洗碗之类的事都是抢着做,一瞅家里冰箱快空了,就去超市来一次大采购。
  
  两人颇有默契地搭伙吃了半年,这半年虞欢虽然仍炒不出一个能吃的菜,但对于洗碗和买菜这种事,倒有些炉火纯青了。
  
  然而好景不长,自从半年前,苗苗认识孙宇以来,不回家吃饭的情况偶有发生,这种时候虞欢就需要“独守空房”了。
  
  可是怎么感觉最近“独守空房”的频率大了很多?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好像是……乔易白出现以后?
  
  等等,说起乔易白……他昨晚叫自己干吗来着?
  
  稍填饱了一点肚子,虞欢终于想起了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一直被自己忽略的新任男友。
  
  放下手里的半杯牛奶,再咽下最后一口面包,虞欢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大步走进房间,从被窝一角翻出了已经低电量自动关机的手机。
  
  虞欢忙给它充上电开机,屏幕上果然显示有未接来电,点进去一看,是早上十点的。
  
  虞欢皱了皱眉,点了回拨。
  
  电话很快接通,虞欢甚至有些怀疑对方一直盯着屏幕在等这个电话。
  
  她突然觉得十分心虚,向来说话随心的人,这时候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
  
  刚接通的两秒内,两边都没有说话。空气安静了一瞬,虞欢觉得自己心更虚了点,跳动的频率还有点怪。
  
  好在乔易白很快打破了沉默,他的声音依旧低沉,此时还略带一丝喑哑:“欢欢,你昨晚,睡得好吗?”
  
  在虞欢面前,他一直是先沉不住气的那个。
  
  昨晚乔易白一宿没睡,因为怕打扰到虞欢,他不敢给她打电话或发短信,就想着上YY看看。虞欢一般晚上的时间比较空闲,又因为有着CV这个身份,时常需要和公会的人联系,空闲时一般就会挂着YY。
  
  然而今天不一样,乔易白发现她YY也不在线。
  
  可能真是忙,乔易白想。
  
  既然不在线,那自己留言总行吧。
  
  于是,乔易白开始一条一条地写留言,期待着虞欢突然上线给出回复。
  
  然而他并不知道,虞欢在线隐身了,且她不仅隐了身,还为了不打扰到茶色的倾诉,关闭了消息提示音。
  
  乔易白在一个小时内陆续发了十几条消息,从一开始正正经经的“你还在忙吗”,到后来撒娇式的“你理理我嘛”,再到最后是一连串“嘤嘤嘤”“难受想哭”“心疼地抱住瘦瘦的自己”的表情包。
  
  然而,这些消息再次如石沉大海,一点回音都没有。
  
  乔易白觉得自己都快把手机屏幕盯出洞来了,确定今晚不会有回复后,只能委委屈屈地下线,裹着被子强迫自己睡觉,又觉得吃多了肚子胀得慌,遂抱着被子滚过来滚过去,就这么翻来覆去失眠了一整晚。
  
  然而即便这样,此刻电话接通,他最想问的还是虞欢忙完了没、睡得好不好、有没有累到。
  
  “啊?挺……挺好的……”虞欢咽了咽口水,没发现自己也结巴了起来。
  
  “真的吗?”乔易白又问。
  
  “真的。”虞欢慎重答。
  
  “可我没睡好。”听到肯定的回答,乔易白的声音瞬间又低了一个调,听起来竟有种撒娇的味道,“我好难受啊欢欢。”
  
  “难受?”虞欢有点反应不过来,“那……多喝热水?”
  
  嗯?这个台词好像在哪儿听过?
  
  不管了……多喝热水总是没错的。
  
  然而乔易白并不想喝热水,乔易白需要爱的抱抱。
  
  “不想喝,也不想吃饭……”乔易白继续撒娇。
  
  虞欢终于反应过来,这个样子,是生气了?
  
  “你是不是生气了?”虞欢开始解释,“昨晚茶色那儿出了点事,她很难过,我陪她来着,是真没空……”
  
  “没生气,”乔易白说出这句时,虞欢听见了他那边车门关上的声音,之后他又问,“你在家吗?”
  
  “在在在,你要来吗?”因为心虚的缘故,虞欢答起话来格外爽快。
  
  电话那边似乎低低地笑了一声,然后传来乔易白喑哑却依旧好听的声音:“我在楼下了,欢欢。”
  
  虞欢连忙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果然看见楼下一个挺拔的人影,他应该是刚停好车出来,耳朵上挂着蓝牙耳机,手上还握着车钥匙和通话中的手机。
  
  似乎是看见了窗后的虞欢,对方仰起头笑了一下。
  
  据说有一种好看,叫作“看着就下饭”,虞欢觉得乔易白就是这种好看的人。他这一笑,让虞欢刚饱了一点点的肚子又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慢着,慢着,”虞欢忍了忍,又忍了忍,最后还是不合时宜道,“那个……你……帮我带个煎饼果子好不?就往左走五十米,有个拐角,摆了个小摊的。那个,我挺饿的……”
  
  五分钟后,乔易白带着两个热乎乎加了蛋的煎饼果子敲开虞欢家的门。
  
  “哟,还买一送一呀!”虞欢看他手里的两个袋子,笑道。
  
  “我陪你一起吃。”乔易白把其中一个袋子递给虞欢。
  
  虞欢看他耳尖红红的样子就忍不住调侃:“可你刚刚不是说不想吃饭嘛,而且我完全可以吃两个的。”
  
  “你很饿?”乔易白反问。
  
  “很饿,”虞欢正经脸,“上顿饭还是和你一起吃的。”
  
  这话虞欢刚说完就觉得不对,刚吃了一半的早餐还摆桌上呢。
  
  本想当个玩笑略过不提,谁知乔易白二话不说把煎饼果子扔到了垃圾桶里,在虞欢完全不明所以的眼神里又把垃圾袋打了个结放到门口。
  
  “那个没营养,”乔易白放好垃圾袋回来道,“你等等。”说完仿佛轻车熟路一般,绕过虞欢,找到冰箱将门打开,挑挑拣拣一阵,托着一堆食材就进了厨房。
  
  虞欢惊讶道:“你还会做饭?”
  
  “嗯,会一点。”乔易白说着已经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一阵厨具轻微碰撞的声音响起,虞欢看着厨房里那个劲痩的身影,动作娴熟,两三下就淘好米给电饭锅定了时,又开了电磁炉准备热锅。
  
  虞欢突然灵光一现:“嘿,乔小白,那天的鱼汤和粥,都是你做的吧?”
  
  她指的是军训时,她睡过头胡诌了个胃疼的借口请假,转头就收到了一大份“剩饭剩菜”的事。
  
  曾经的小心思被拆穿,乔易白颠锅的手顿了顿,倒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哎呀,我早该想到的。”虞欢笑,怪不得那天去他家,总觉得哪里不对,拖鞋都只有一双,怎么看都不像是时常有阿姨来做饭的样子。
  
  眼前的人左手拿锅,右手颠勺,衬衫的袖子挽起,骨节匀称的手指搭在厨具上丝毫不减美感。虞欢忽然走过去圈住乔易白的腰,把脸靠在他背上,发自内心道:“我真的很喜欢你呀小白。”
  
  怎么可能不喜欢呢?这是她的小可爱呀,虽然有点小傲娇,却一直很认真地在关心着她的人。
  
  此时虞欢感觉到手臂下的肌肉有一个明显绷紧的动作,但很快又放松下来。锅里的煎蛋被回过神的乔易白快速翻起,却依旧晚了一小会儿,向上的一面稍微焦了一点点。
  
  这时候锅里突然爆起了一点油花,“噼啪”一声,有点点油星溅到了乔易白的手背上。
  
  “哎呀!”虞欢眼疾手快,下意识拉过他的手,将手背贴在了自己的耳朵上。
  
  她记得小时候林女士手指被烫到,老虞就是把脸凑过去让林女士捏自己耳朵来着,据说是因为耳朵部位会比较凉。
  
  至于说为什么要捏老虞的而不捏林女士自己的,虞欢后来想了想,这大概就是花式秀恩爱的一种吧。
  
  而此刻虞欢把乔易白被烫到的手背贴在自己耳朵上,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对方的耳朵红红的,一看就不是很凉的样子。
  
  这个动作一出来,乔易白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整个人的表情有点呆。
  
  欢欢的耳朵。
  
  好想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