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修罗夜帝 > 324、响指,还有消失的地板

324、响指,还有消失的地板

不想错过《章鱼阅读》更新?安装章鱼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千米外的楼顶上。
  
  三月拢了拢自己被风吹乱的披风,风太大了,以至于她肩上的乌鸦都有点站不稳了,只能死死的抓住亚麻布料,让自己不被吹歪。
  
  三月继续说道:“这么大的风,2600米内弹无虚发,这种狙击手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禁忌裁判所恐怕要有的忙了。”
  
  言下之意,会有很多超凡者死在狙击枪下。
  
  李东泽听到这话,忽然问道:“你不会想收容他吧?”
  
  三月平静的看了他一眼:“禁忌裁判所有自己的原则,我们只收容将老死、已死的超凡者。”
  
  “这个原则是什么时候定的?”李东泽问道。
  
  “不知道是从哪一代,”三月说道:“我觉得这个原则挺好,可以很好的界定我们到底要收容什么,不能收容什么。如果没有这个原则,那么禁忌裁判所可以随心所欲的收容任何超凡者,你抢我资源,我可以假装正义的收容你,你夺我名利,我也可以假装正义的收容你。。”
  
  “禁忌裁判所为人类存续、抑制禁忌之地生长速度而存在,乌鸦们也心存信念,做着对我们而言正确的事情。如果没有这个原则,那么禁忌裁判所就会被世俗的名利沾染,每一位乌鸦的信仰也就不那么纯粹了。”
  
  世人都将禁忌裁判所成员称为乌鸦,而他们自己也索性接受了这个称谓。
  
  在禁忌裁判所中,有着非常严格的判定收容条件,老死之人必须由某个禁忌物给出决断,然后接受禁忌裁判所的监视居住,等待自然死亡。
  
  所以其实乌鸦们收容的,严格来说都是已死之人。
  
  也正是如此,战场上才会出现两边打仗,禁忌裁判所在其间行走却不受攻击的奇怪景象。
  
  因为乌鸦们有乌鸦们的原则。
  
  事实上,如果没有禁忌裁判所的话,可能包括18号城市、1号城市、7号城市在内的十多座城市,早就变成了一座座禁忌之地。
  
  三月看向李东泽:“看你反应,我总觉得你可能认识这位狙击手。”
  
  “不认识,”李东泽摇摇头。
  
  “明白了,你在我面前还是不太会说谎,跟以前一样,放心我会保密的,禁忌裁判所的秘密太多了,也不差保守这一个,”三月淡然说道:“所以,是一个你需要保护身份的人,是骑士的下一代继承者吗?”
  
  “我都说了不认识,”李东泽挑了挑眉毛,然后从怀里掏出自己的怀表。
  
  “不用想办法转移话题了,明天有雨,”三月说着,又看向金茂大厦方向,没有再提庆尘的身份之事:“狙击手终究还是有上限的,那些B级基因战士没有狙击手的庇护,应该会学着李长青之前所做的那样,不停的规避弹道。这种情况下,想要打中他们,很有可能误伤李长青,毕竟2000米距离,子弹需要两秒才到,就算再精于计算的人,也无法判断一个B级高手两秒后在哪。”
  
  之前,神代家族的狙击手之所以能开枪,是因为八名高手将李长青的行动局限在很小的范围里,他们有着一套很默契的配合方式。
  
  但李长青只有一个人,她没法锁定战圈。
  
  正如三月所说。
  
  庆尘在杀死所有狙击手之后,便将枪口瞄向战场。
  
  他试图继续狙杀B级基因战士,但此时所有B级基因战士都开始规避弹道,高速移动着。
  
  他们不停的变换着方位,哪怕这样做会错失攻击李长青的机会。
  
  庆尘想要在不误伤李长青的情况下击中他们,几乎成为了不可能。
  
  “你觉得他会怎么做?狙击手这时候会很尴尬,他选的距离确实对自己有很大优势,他打得到别人,别人打不到他,但距离太远了就会导致弹道太过漫长,”李东泽平静分析道。
  
  “我哪知道,我又没当过狙击手,”三月一边给肩膀上的六眼乌鸦捋顺羽毛,一边回答。
  
  只是这时,庆尘没有再对准战场里面开枪,而是径直将枪口抬起,仿佛要狙击天上的星辰。
  
  他机械般的一下又一下扣动扳机,任由子弹飞去未知的高空。
  
  三月看到这一幕,叹息道:“不仅射击精准,而且还聪明,这一次,足以让李长青翻盘了。”
  
  一名狙击手在战场里未必要枪枪命中才算是威胁,他只需要让敌人知道自己还在,本身便是一种威胁了。
  
  战场里的所有人,根本没法确定自己是不是下一秒被瞄准的对象,只能不停的高速移动,错失一次又一次的搏杀时机。
  
  那狙击枪声,像是悬在每一个敌人头上的达莫里斯之剑,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落下。
  
  而三月之所以用叹息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是因为她知道,会有更多的超凡者死在这位狙击手手里。
  
  以后,小乌鸦们要加班了。
  
  长街战场里,基因战士们已经折损三名,所有人都在小心提防着李长青的剑矢,但那青玉剑矢自从回到她袖子里后,便再也没有使用过。
  
  李长青知道,那位隐藏的A级高手,此时应该在等着摧毁她的剑矢。
  
  狙击枪声还在轰鸣,却没有一枚子弹来到长街。
  
  所有基因战士都感受着无形的压迫感,面对李长青时越来越拘束。
  
  所以明明是神代在实力与人数上占尽优势,但看起来反倒像是李长青在压着所有人打。
  
  这就是狙击手在战场的权柄,没人可以忽视。
  
  此时,神代家族的高手只剩下五名,却见李长青的身形突然柔韧起来,两只手掌游走之间,每一弹指的时间,都像是在画一个优雅的圆。
  
  那是李长青自幼学习的八卦掌法,此时因为敌人阵法再也不能成型,于是也有了用武之地。
  
  那狙击枪轰鸣的声音仿佛是奇妙的鼓点,让李长青战斗的酣畅淋漓。
  
  ……
  
  ……
  
  “按照狙击手的原则,其实他应该在杀掉其他狙击手后就转移阵地的,”三月说道:“他和李长青关系很好吗,竟然宁愿违背狙击手的原则,也要在这里帮忙压住战场上敌人的气势。”
  
  “我不认识他,”李东泽说道。
  
  “如果再不走,他会有麻烦的,”三月说道。
  
  说着,三月转身朝楼下走去。
  
  “你去哪?”李东泽问道。
  
  三月想了想:“剩下的战斗不需要再看了。听说楼下有个不错的小酒吧,可以点一杯鸡尾酒喝掉,然后去收容神代家族超凡者遗体……说不定还要给骑士的继承者收尸。”
  
  似乎在三月看来,结局已经注定。
  
  三月看向李东泽:“不来喝一杯吗?”
  
  可李东泽转身走的比三月更快:“不用了,我还有其他事情。”
  
  “去救人?”三月好奇道:“不来喝一杯吗?”
  
  “不喝了,楼下酒吧的酒,都是从我那里进货的,”李东泽说道。
  
  三月脸上少见的出现了愕然神色。
  
  此时此刻,庆尘一边扣动扳机,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他自己也很清楚狙击手原则是什么,既然完成了任务,干掉了对方的狙击手,那就应该尽快离开才对。
  
  神代家族在18号城市里的杀手很多,多到可以同时对付他和李长青两人。
  
  一个静止不动的狙击手,一定会被人找上门来。
  
  可是他也知道,李长青那边依旧有很大的压力,他还不能放手。
  
  刹那间,之前昏迷的老九不知何时已经苏醒。
  
  他躺在地上眯眼观察了半天,终于找准时机重新起身,用身体撞向其中一人,不要命似的帮李长青减轻了压力。
  
  老九身上有伤,所以战斗力大减,他只能艰难的抱住那个被他撞倒的基因战士,死活都不松手。
  
  任由着对方一拳又一拳的击中他肋下。
  
  原本要改名老十六的老九,这一战之后怕是要变成老十九了。
  
  这一拳又一拳的伤害,未必就比枪械小。
  
  却见李长青袖中的剑矢再现,奔雷似的刺入那名被老十九锁住的基因战士眼眶。
  
  看到这里,庆尘果断的收枪走人。
  
  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他带上卫衣的兜帽,从金茂大厦的安全通道处向下走去。
  
  这金茂大厦的电源,不知何时被人切断了,整栋大楼都晦暗了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