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原神,关于我是雷神亲儿子这档事? > 你口中的哲平…是谁? 悬赏31/97

你口中的哲平…是谁? 悬赏31/97

不想错过《章鱼阅读》更新?安装章鱼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宽敞无比的游轮上灯火柔美,海面倒映的星辰闪烁交辉,汽笛鸣响过后被层层涟漪荡碎。
  适得旁傍海风的某副桌椅处,那始终远眺着海面的少年执着手中书籍翻阅,不紧不慢。
  钴蓝色的眼眸底带着淡淡的嫌恶,一头蓝紫色的及耳碎发被风浅浅拂起,一身白衫不染纤尘。
  他挑弄起白皙指尖的那颗深紫色的神之心,那隐约攒动的雷光于他手心翻覆后藏起。
  “结果这一趟也没能让我尽兴,单纯因为是我拿走了你的神之心,你便漠不关心么?”
  他呢喃着,只是缓缓端起桌上酒杯,按捺住心底的念想装作漫不经心地轻轻抿着。
  而不适时的嘲哳蓦然从另一侧响起,让他那杯中酒水无意间翻洒了一身,白皙体肤与锁骨线条分明。
  他叹了口气,面无表情地把头瞥过一边,正要脱口而出的话语却在下一刻就被眼前场景所扼在咽喉,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另一边,有个分不清是傻还是憨的姑娘攥紧着钓鱼竿,目光灼灼地盯着海面上跃动的鱼群。
  “快了快了!要成功了要成功了!!荧你再加把劲,再加把劲~!!”
  那一旁像个小瓷娃娃般稚嫩可爱的不明生物飘飞于半空,攥紧着小手跺起空气,神色紧张得仿佛此刻正在钓鱼的人其实是她才对。
  “害呀,派蒙你小声点,好不容易上钩的鱼都要被你吓跑啦,我的鱼饵已经不多啦。”
  那分明长得美若天仙的金发少女咬牙切齿地回过头,神色十分急切,愤然开口。
  “总之你别再干扰我了,这次要是再失败的话,我今天的晚餐可就决定是你了哦。”
  她伸出手捏了捏那被称为派蒙的不明生物的小脸蛋,继而又集中精神地攥紧手中鱼竿。
  派蒙只得支吾着缩到一旁,一边十分可爱地捂住小嘴,一边用那闪闪发光的小眼睛盯着此刻煽动层层波纹的水面。
  “唔哇,饿肚子的荧好可怕,不要开派蒙的玩笑嘛,我是不能吃的啦……我安静就是了。”
  下一刻,荧似乎找准了时机,与那水中游鱼的博弈终于到了紧要关头,这时就连身旁的派蒙那小眼睛都变得犀利了起来,紧张得手心出汗。
  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一声宣告一切寄于东海的肚饿咕噜声如同响雷般骤起,那本就要上钩的游鱼被吓得一连翻了几个跟斗不见了踪影。
  深吸了一口气,荧眯起闪烁红光的美眸。
  带着温柔笑意慢悠悠地望向了身旁捂着小肚腩的派蒙,露出了闪闪发光的小虎牙。
  “派~~蒙~~!!”
  “我不是故意的啦——!!!”
  这偌大的游轮里,如同猫抓老鼠般追逐着的场面闹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声响,此起彼伏。
  那短发少年深深吸了口气,不知何时已经半跪在他身旁的下属们身形发颤,脸色也有些惨白。
  “你们谁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私人游船上会出现无关者的身影……”
  那声音于不耐中带着压抑的怒火,如同阴云中藏匿的惊雷那般的紫光映亮他的眼眸。
  “尤其她同时还出现在女皇陛下交予我们的通缉令上的存在……”
  他看着不远处比猴子还灵活的少女上蹿下跳的身影,那话语中无不彰显出凌冽杀意。
  “我真的很好奇,你们是否真的觉得我需要懈怠的随从?”
  那话语还未落,一只飞得头晕转向的不明派蒙生物已经啪嗒一声落在了他的怀里,俯冲的力道直接让他面色铁青的话语被无情打断。
  这一刻,半跪在少年身旁的几名愚人众随从们的身上都已经被冷汗浸透,半字不敢回应。
  短发少年眼角抽搐地将那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的不明幼崽生物捏起,倒提着她的小脚丫晃悠在面前若有所思。
  “呜,呜哇!!你,你是那大帽子散兵人,很坏很坏的那个……那个什么来着……”
  派蒙看清了少年的面容,吓得缩成了一团都在发颤,嘴上还呢喃着不太聪明的困惑。
  “我想起来了,你叫活崩乱跳人对吧,派蒙可不怕你!!”
  “……”
  短发少年张了张嘴,那原本恶狠的话语愣是卡住,只怕自己开口时的画风都要被对方这副不正经的模样所改变。
  下一刻,他面无表情地提着派蒙挡在自己的面前,那堪堪险些就要落到自己身上的无锋剑蓦然停下,倒映的寒芒如此刺眼。
  神色已然被凝重与严肃取缔的金发少女攥紧着长剑,如同见了仇人那般直勾勾地盯着短发少年。
  “国崩,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快派蒙放下,否则……”
  “否则你饶不了我?”
  被称为国崩的少年扬起了嘴角,似是找到了乐趣那般将派蒙攥于掌心,如同抚摸着小猫咪般轻柔地把玩着她那颤抖的小脑袋瓜。
  他抬起眼眸,看着那悬于眼前的无锋剑与执握着它的窈窕少女,声音低沉沙哑。
  “那难道我放了她,你就会饶了我么?”
  与此同时,派蒙则是用那毫无威胁力的牙齿尽量用力地咬住了国崩的手指,闭起小眼睛稚嫩有力地向着荧高喊。
  “荧你别怕!!不要管派蒙,快给他脑瓜子来一荒星,然后把他刮到海里……”
  似乎是话里有着什么字眼刺痛了少年的心绪一般,他那原本还平淡无比的神色蓦然凝住。
  亦是此刻,如雷鸣般跃动的闪光晃过他的脸颊,他的掌心已然被剑锋贯穿。
  荧神色凝重地用另一只手抱紧派蒙,似乎是一击得手后想要把无锋剑抽回,却又蓦然愣住。
  那暗金色的眼眸倒映着的画面中。
  国崩那钴蓝色的眼眸里毫不掩饰杀意,病态笑容只是直直地盯着她,那被贯穿的掌心拢紧着攥住了无锋剑的剑身,于淋漓鲜血中不曾放落。
  下一刻,荧毫不犹豫地将那手中的无锋剑放开,身影向后方跃动着尽量远离。
  而那无锋剑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中被恐怖到如同巨浪般翻涌的雷霆覆盖,甚至化作了铁水被少年随手甩到了甲板上。
  那鬼魅般的身影如同雷光跃动般于她惊愕的神色中出现在她面前,雷光化作的长剑向着她怀里紧拥的派蒙随意砍去。
  荧咬紧牙关,于空间背包里又翻出一把模样古朴的长剑应上那看似无意实则刁钻狠辣的斩击。
  交错轰鸣中,荧头皮发麻地看着自己手中的试做斩岩长剑透过了国崩的手腕。
  而自己那如天鹅般高挑白皙的脖颈则已经被对方紧紧扼住,整个过程对方毫无防御的意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