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红楼之挽天倾 > 第三百二十章 晋阳长公主:你说他是不是……对本宫腻了?

第三百二十章 晋阳长公主:你说他是不是……对本宫腻了?

不想错过《章鱼阅读》更新?安装章鱼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明宫中
  
  贾珩听着竺元茂弹劾奏疏,心头思忖着:
  
  “至于所谓谋算于我,落在天子眼中,恰恰不会以为我和韩癀暗通款曲,而这种程度的谋算,事实上,也很难说是谋算。”贾珩凝了凝眸,觉得这里面藏的机心,似乎有些深。
  
  主要是韩癀此人,心思莫测。
  
  按说,他和其子韩珲也算是相识已久,随着他权势愈炽,而韩癀竟没有主动过来巩固联系,这种处事风格落在天子眼中,就是很本分。
  
  其实,韩癀所领的浙党始终有一个致命弱点——没有可倚重的边将。
  
  在如今谁主导边防防务,谁登顶内阁首辅的政治默契下,这是韩癀成为吏部尚书,竟不能为首辅的真正缘由。
  
  “只是党同伐异,非我所愿。”
  
  贾珩念及此处,再抬头去看崇平帝,果见崇平帝脸色虽不变,但皱了皱眉,似有些不豫。
  
  就在这时,不等科道言官发难,杨国昌出班奏道:“王子腾整顿京营之兵,清查空额,裁汰将校,旬月之间,成效斐然,老臣虽不知兵,但深知世间之事,多需得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故而老臣以未能附和贾云麾先见之言,彼时,李、韩、赵三位阁老也在殿中,当知老臣当日并未阻碍云麾将军忧切之谏。”
  
  贾珩暗道了一声,又是一个老狐狸。
  
  这是避重就轻,至于特意点名李、韩、赵三人,意思他们也在,他们都没说什么,集体负责。
  
  殿中一时陷入诡异的安静。
  
  贾珩想了想,也出班奏道:“臣,贾珩有奏。”
  
  崇平帝面色微动,转眸看向贾珩,目中冷意散去许多,问道:“贾卿有何言要说?”
  
  贾珩拱手说道:“圣上,京营将校于剿寇逐虏怯懦畏战,但于煽动兵乱事上却有包天之胆,臣得圣上信重,授以天子剑,督察整军,知其不法,因掌着五城兵马司,遂得预警,当时臣进奏内阁,众说纷纭,臣以为当务之急,还是抚恤受难将校,不使耽搁朝廷奋武大计。”
  
  无论如何,他都需将崇平帝从这件事儿上摘出来。
  
  崇平帝用王子腾,因为王子腾为京营节度使,不用他整军,还能用谁?
  
  但王子腾不堪大任,闹出乱子,只能是其一人之错。
  
  崇平帝赐了他天子剑,谁还说崇平帝识人不明?
  
  这都是王子腾急功近利,杨国昌蒙蔽圣聪,一切与崇平帝无关。
  
  众说纷纭,下方群臣自己去猜,究竟是谁干扰了天子的判断。
  
  下方众臣闻言,就有人目中异色翻涌,出班赞同。
  
  贾珩此刻风头正盛,几乎无言不得附和。
  
  而贾珩本来说的也是实情,崇平帝赐以天子剑,在某种程度上都算是先见之明。
  
  总不能让天子未卜先知吧?
  
  崇平帝面色淡然,道:“明者见危于无形,智者见祸于未生,贾卿提前察知兵乱,向内阁示警,朕若鉴纳卿言,想来也不会有此变乱。”
  
  这就是互给台阶。
  
  一副礼贤下士,知错就改的明君形象,瞬间在群臣面前立起。
  
  “臣不敢当圣上此言。”贾珩面色肃然,拱手说道:“此事系由王子腾麾下李勋等将,滥施兵刑,方得激起兵变,而被裁汰将校早怀怨恨,信其逆言,借机生乱,臣以为当务之急,不能因噎废食,而碍整顿京营大事。”
  
  由他这位平叛之臣,给予此次事件定性,压制在一定影响,反而不会破坏如今营造的大好局面。
  
  至于内阁首辅杨国昌,此次虽未得明面处置,事实上也不可能因此事而得处置。
  
  经此一事,不说朝野观感如何,关键是崇平帝的看法。
  
  人都是这样,自己出错以后,下意识会找借口,当初如果不是你在一旁扰乱圣听,朕说不得就……
  
  “所以,这是韩癀的明牌,杨阁老因私与我有仇隙而干扰君心……”
  
  贾珩目光微垂,觉得韩癀此策应是成了,成功在天子头上埋下芥蒂。
  
  之后,就是崇平帝在叙说整顿京营一事,以及任命内阁大学士李瓒管领京营,贾珩从旁襄赞军务一事。
  
  当然,这项任命在一早儿就诏旨发于六科,上下并无反对。
  
  崇平帝目光看向贾珩,叮嘱道:“你要协助李阁老,整训好十二团营营务,尽早儿将整顿军务一事落定。”
  
  贾珩拱手说道:“臣定不负圣上殷殷期望。”
  
  他觉得抽空需得组织一场大阅兵,给崇平帝还有文武百官一些信心。
  
  崇平帝想了想,沉吟说道:“拟旨,加贾珩为锦衣都督衔,赐蟒服。”
  
  心头倒是想过赏赐个爵位,但五等爵,祖宗规矩,非大功于社稷不授。
  
  而且,简拔太快,物议沸腾,并非保全臣子之道。
  
  至于陈汉服制中的赐服,是谓一品蟒服,二品飞鱼服,三品斗牛服。
  
  蟒服唯文武一品官才可得,分行蟒和坐蟒,尤以后者为贵。
  
  崇平帝为贾珩加衔锦衣都督,赐蟒服,自是以示恩宠。
  
  贾珩闻言,面色“适时”涌起激动,颤声拜道:“臣谢圣上隆恩。”
  
  他不在乎赐服,但锦衣都督衔,虽是锦衣指挥佥事一跃而至正二品,但却意义重大。
  
  因为,他已能名正言顺插手锦衣府事务,当然锦衣府中肯定还有天子的眼线。
  
  所以说,现在领着五城兵马司,锦衣府,京营一团营,理论上甚至都可以……
  
  “当然,这都是空中楼阁,五城兵马司,锦衣卫都督,京营,前面全部是效宋时,提点、加衔、督查的临时差遣和寄禄官,真正的势力也就果勇营一营,甚至可以说只有我那未成型的新军……总之,权势皆出于上,一言可予,一言可夺。”
  
  所以天子对他信任有之,但也未尝没有来自帝王本能的防备,而他没有十年,起码不足以广植党羽,人望所归。
  
  这其实也算不得什么。
  
  当初贾代化为一等神威将军,京营节度使,贾代善为中军都督,可谓陈汉军方双璧,门生故吏遍布军中,几乎算是大汉头一等勋贵,也未见着篡位。
  
  如曹魏、司马氏,也需得熬到孙子辈儿,其间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被政变夭折掉了。
  
  “再有功劳,就只会升爵位了,五等爵在陈汉还是很值钱的,武勋多降等袭爵。”贾珩情知已是极限,天子授以差遣,这是见他好用。
  
  还有他的年龄,未及弱冠,根基浅薄,恩德未广布中外,上哪儿造反去?
  
  甚至可以说,满朝文武,最希望天子稳坐皇位就是他,谁敢造反,他都要打烂谁的狗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