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朱元璋:咱真不想当皇帝!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春秋大梦!

第三百四十八章 春秋大梦!

不想错过《章鱼阅读》更新?安装章鱼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朱也是刚刚才想明白的。
  
  朱允炆这招以退为进,不仅让他收获了诚孝的美名,也顺带着让他无法就藩。
  
  虽然朱元章不愿意恶意地揣测朱允炆的行为,但这件事确实太巧了,正好赶在他下令就藩之前。
  
  如果朱允炆在其母妃刚刚去世,或者是去年提出这种请求,那就顺理成章了。
  
  而且,最让他疑心的是,这种计策不像是朱允炆能想出来的!
  
  老朱吩咐完二虎,就返身回了乾清宫。就在他想找大孙唠唠的时候,却看到小凳上空空如也。
  
  本来老朱也就是想吓唬一下大孙,就算那逆孙想挨揍,他还嫌弃累手腕子呢。
  
  然而,自己不过是出去一会儿的工夫,这逆孙竟然敢跑,这可把他给气坏了。
  
  「那逆孙人呢?」
  
  秦德顺憋着笑道。
  
  「回皇爷,皇太孙看您出去,就从偏殿的窗户跑了……」
  
  老朱闻言莞尔一笑,笑骂一声「逆孙」也就罢了。
  
  朱允熥逃出乾清宫,听到大本堂那边哭声一片,只感到一阵歉疚。
  
  若不是自己突然去大本堂,估计这些可怜的娃也不至于挨打吧?
  
  既然他们因为自己挨了打,那自己这个皇太孙多多少少得有点补偿。
  
  锦衣卫打完最后一个人,就收起板子找老朱复命去了。
  
  在锦衣卫走后,大本堂里哭声更大了。
  
  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受了大委屈,他们明明什么都没做呀,皇帝凭什么罚他们?
  
  「陛下责罚辽王也就罢了,凭什么责罚咱们!」
  
  「咱们是入宫伴读,又不是入宫陪打,哇呜呜呜。」
  
  秦杰揉着自己肿胀的屁股哇哇直哭,脸上就差写个大大的「冤」字了。
  
  有了秦杰开腔,大本堂里登时变成诉苦大会。
  
  蓝玉家的小儿子蓝春也跟着抱怨,埋怨着皇帝处置不公。
  
  有了这两个人带头,其他皇子、勋贵之子齐声哭诉。只不过他们不敢埋怨皇帝,只是埋怨朱植和朱桂。
  
  因为墙上那块砖就是朱桂拿凿子凿下来的!
  
  现在他们所有人都挨了打,就连皇太孙都被皇帝陛下带走责罚,唯独跑了代王朱桂,这让他们怎么能服气?
  
  相对来说,常继祖和孔彦缙就消停多了,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垂泪。
  
  锦衣卫负责打板子的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皇帝说打几分熟,他们就能打出几分熟来。
  
  再加上老朱暗中嘱咐过他们,让他们学着「听声」。因此,不管多扛揍的人,在挨了二十板子都得声嘶力竭地哭嚎。
  
  要是哭得声小,那就是锦衣卫的板子打轻了!
  
  常继祖和孔彦缙也疼,只是两人一个不敢抱怨,一个从小被祖父和父亲管教,不管做啥事都得合乎「礼」,不敢大声哭出来而已。
  
  虽然两人不想惹事,但事总会自己找上门。
  
  「咱们挨打也就罢了,常继祖那么乖,凭什么也打他?」
  
  ….
  
  「还有孔彦缙,这可是衍圣公之孙,未来的衍圣公,竟然也挨了板子,实在是有辱斯文!」
  
  常继祖听到周围的小伙伴替自己鸣不平,心里也是一阵不忿。
  
  他从来没去扒过墙头,今天纯粹是无妄之灾!
  
  相对来说孔彦缙就理智多了,见到有人拿自己当幌子,赶忙擦了擦眼泪解释道。
  
  「诸位,我确实有错,代王殿下凿墙之时,我身为代王殿下同窗,没有尽到劝阻之责。」
  
  「事后,我又没有告诉先生,又犯了包庇之罪。」
  
  「刚刚辽王殿下偷窥女卷,我只顾明哲保身,远离是非,并未主动相劝,这也是犯了错。」
  
  「还有皇太孙殿下……咳咳,这事咱们都有责任,咱们身为伴读,本就有襄助皇太孙,匡正皇太孙的责任。」
  
  「现在咱们眼看着皇太孙那啥,甚至还怂恿皇太孙,跟古代的佞臣何异?」
  
  「因此,皇帝陛下责罚得对,是咱们该罚!」
  
  孔彦缙这番大道理一出,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蓝玉家的傻儿子也不敢抱怨了,只是不住地拿眼神瞟孔彦缙,心里暗骂这厮是傻蛋,挨个打都能挨出道理来。
  
  工部尚书秦逵家的儿子倒是有种恍然大悟之感,他之前确实觉得有点不公,但听了孔彦缙这话,他顿时想起一件事。
  
  那就是家里其他几个弟弟犯错,母亲都是一起惩罚,绝对不偏不倚。
  
  比如前几天小弟偷钱买糖吃,自己没跟着参与,但还是被一起赶到院子里罚跪。
  
  用母亲的话说,自己身为兄长,既然看到弟弟犯错,就应该严厉制止……
  
  其他入宫伴读的勋贵、文臣之子,不管服不服,嘴上都不敢抱怨了,只是脸上泪痕依旧,显然没几天是缓不过劲来。
  
  相对来说,宫里的皇子们就自然多了,挨完打就招呼太监给上药,熟练得让人心疼。
  
  尽管朱植和朱权两兄弟挨了四十板子,其实伤势跟其他人差不多。
  
  老朱的板子就是吓唬人用的,四十也好,一百也罢,谁还敢真把皇子们打出个好歹呀?
  
  锦衣卫在打出一定基础伤害值后,剩下的板子就都是用来凑数的。
  
  再加上朱植和朱权跟皇太孙走得近,锦衣卫爱屋及乌之下,对两人也会手下留情些。
  
  因此,两人虽然挨了四十板子,但上过药膏就生龙活虎地从地上爬起来,叫嚣着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正在两人互相吹嘘,比谁的哭声最小之时,王德领着几个太监走了过来。
  
  「传皇太孙口谕!」
  
  「今天诸位王叔、公主、男女伴读受孤牵连,孤深感内疚,特赐所有人文房四宝一套,公主及女伴读,每人赐内造金风玉露香水一套!」
  
  王德在宣读了朱允熥的口谕后,朱植和朱权等人明显有些错愕,没从王德的话里反应过来。
  
  ….
  
  因为按照他们以往的经验,他们只收到过父皇「赐」的东西,何曾收过别人所「赐」?
  
  然而,昔日玩得很好的大侄子,突然说「赐」给他们点东西,他们心里还真有点转不过这个弯。
  
  相较于几个皇子的愣神,一干陪吃陪喝陪玩的伴读们反应就自然多了。
  
  别说皇太孙所赐,就是王爷们赠给他们点东西,他们也要拜谢一下。
  
  因此,众人在孔彦缙的带领下,齐刷刷拜谢了皇太孙的赏赐。
  
  朱植等人见状,也只好揉着屁股加入拜谢大军。
  
  王德在男生这边传了一遍,又去女卷那边传了一遍,在收获了两拨感谢后,这才领着几个狗腿子耀武扬威地离去。
  
  宫里的皇子是不在乎啥文房四宝的,但文官子弟对这个还是很喜欢的。
  
  孔彦缙更是满怀期待的打开礼盒,见到是京城最有名的风月斋出品的金瓶梅笔墨纸砚套装,当即羞愧的红了脸,赶忙慌里慌张地将盖子盖上。
  
  秦逵也是偷偷看过金瓶梅的,而且是看的工部尚书秦逵亲自点评的版本。
  
  因此,在看到是限量版套装,登时开心得手舞足蹈。
  
  「哇!」
  
  「据说这东西已经被炒到三百两银子一套了,就这还有价无市呢!」
  
  「看看这字这画,啧啧,不愧是风月斋出品,比起市面上的小店卖得好多了!」
  
  一众皇子听秦逵说得这么好,也赶忙打开盒子翻看,然后跟其他人的对比。
  
  「咦,咱们俩的笔怎么不一样?」
  
  「你的是红色的,我的竟然是绿色……」
  
  「还有这砚台,你上边刻的是坐着的侍女,我这里刻着的是荡秋千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据说风月套装共有十二套,现在只出到第三套!」
  
  在皇子班品评皇太孙的礼物时,公主班的一众女伴读,也在莺莺燕燕地点评着。
  
  「哇,竟然真是金风玉露呀!」
  
  「我大姐早就想要一套了,可花了一千两银子都没买到,说是得过两个月才能有货!」
  
  「开心!」
  
  「皇太孙真是太大方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