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朱元璋:咱真不想当皇帝!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朱皇帝的信誉!

第三百四十九章 朱皇帝的信誉!

不想错过《章鱼阅读》更新?安装章鱼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镇江商会。
  
  江南九大家齐聚一堂。
  
  陆士原虽然执九大家牛耳,但却并不怎么喜欢管事。
  
  一来是他性子恬淡,颇有几分儒商风骨。
  
  他这辈子本就无意商贾之道,只是碍于商贾之身,无缘科举,这才无奈继承家中的亿万家财。
  
  二来是后继无人,现在的家业还不知道要便宜谁呢,再折腾又有何用?
  
  因此,虽说此次会盟是在陆家名下的镇江会馆,但他这个首领却很少发言。
  
  陆士原不愿意说话,自然有人愿意说。
  
  苏州的张天佑就非常积极且活跃,一边诋毁着大明朝廷,一边诋毁着朱允熥。
  
  「既然陆大哥不想说话,那我就越俎代庖替陆大哥说几句。」
  
  「我们张家算是半路出家,比不上你们根深叶茂的八大家。」
  
  「我们张家之所以能在海贸这块肥肉上分一块,全是仰仗着诸位长辈叔伯的抬爱,这才让我们张家能在海上讨一口饭吃。」
  
  「饮水思源,我张天佑在这里立誓,不论朝廷想对付你们哪一家,我张家都赴汤蹈火,鼎力相助!」
  
  张天佑这话一出,所有人脸上都有点动容。
  
  事实上,他们之所以分张家一杯羹,也不是看在张天佑的面子上,而是看在张天佑父亲张士诚的面子。
  
  张士诚虽说是个私盐贩子出身,但是割据江东之时,对待商贾和百姓不错,在民间积攒了大量的声望。
  
  因此,朱元璋剿灭张士诚后,江南百姓自发地保护张家人,并且对他们颇为照拂。
  
  张天佑也算是努力,凭借父亲积攒的钱财和声望,迅速在江南商界打开局面,隐隐成为江南第一大家。
  
  如果单论财力的话,张家可能已经在陆家之上。只是陆家传承自宋朝,又经历了元朝百年,累世从事海贸,在海贸方面有着丰厚的积累,就不是张家这个后起之秀能比得上了。
  
  「张家贤侄这话让人听了熨帖!」
  
  「朱元璋跟令尊不同,一万个看不上咱们这些走街串巷做小买卖的人。」
  
  「不让咱们参加科举也就罢了,连咱们亲手织出来丝绸都不让咱们穿,这世上哪有这般道理?」
  
  顾元卿发了一通牢骚,就自顾自地喝着茶,脸上一副愤愤不平之色。
  
  其他人闻言也心有戚戚焉,感觉在大明当商贾真是太难了。
  
  本以为朱元璋驱逐蒙元,恢复中华,他们这些商人就不用饱受元朝那些贪官墨吏的盘剥,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哪承想朱元璋当了皇帝,对他们商人的打压一波接一波。
  
  禁止他们参加科举,等于是断了他们的官路,也断了他们的念想。
  
  不过,这个多多少少也算能忍受,最让他们不能忍受的是朱元璋对他们的羞辱。
  
  朱元璋将他们排在士农工商的四民之末,规定他们不能穿丝绸,只能穿绢和棉麻等衣物。而且还规定他们必须佩戴小帽,连穿的鞋子都有规定。….
  
  这般羞辱和打压,谁心里能没点怨气?
  
  如果只是不让参加科举,地位低下点也就罢了,更让他们难以忍受的是家财不能保全。
  
  他们的前辈沈万三老爷子,为了大明江山出了多少力,掏了多少钱?
  
  朱元璋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当了皇帝之后,非但没感谢沈老爷子的慷慨,反而命人抄了他的家,并把他全家都发配云南!
  
  这件事彻底寒了江南商贾之心,让他们铁了心跟朝廷作对,跟朱元璋作对。
  
  你朱元璋不是看不起商贾吗,那你就别想收到海贸的一文钱税收了。
  
  在江南商贾的合力配合下,大明先后开办的几个市舶司都被迫关闭。
  
  原因无他,因为九大家为首的海商集团,都通过走私的方式进行海外贸易。
  
  市舶司不仅收不到一文钱的税收,反而还得应付爪哇、马拉加、琉球等小国的骚扰。
  
  这些小国每年都借着由头来大明朝贡,有时候带点珊瑚,有时候带点土特产,来大明转悠一圈,总能获得丰厚的赏赐。
  
  哪怕是朱元璋这般小气的皇帝,在面对海外藩国的「主动投效」,也不好意思拿冷屁股贴人家的热脸。
  
  久而久之,朱元璋嫌这事太费钱,规定海外藩国别总来朝贡,改成几年一次。
  
  即使这样朱元璋还嫌烦,干脆直接关了市舶司,断了那些小国来大明打秋风的路径。
  
  在顾元卿发完牢骚后,大厅内的气氛就有点沉闷了。
  
  过了好一会儿,罗家当代家主罗贯成犹犹豫豫地开口。
  
  「朱元璋对咱们商贾确实太过分,但老夫听闻皇太孙好像不一样……」
  
  「皇太孙自己就从事商贾之道,开书店、办作坊,现在又开办了证券交易所,将自己名下最赚钱的两个商会拿出来,让大明的商贾都能分一杯羹。」
  
  「由此可见,皇太孙似乎跟朱元璋不一样,对咱们商贾应该没那么排斥吧?」
  
  大厅内的人听到这话,一个个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让他们喊喊口号,关起门来骂几句朱元璋还行。可让他们扯旗造反,跟朱明朝廷对着干,他们还是非常忐忑的。
  
  否则,也不至于开个会,还要躲到这般不起眼的镇江会馆。
  
  因此,听到罗贯成之言,有些人就有些心动了。
  
  他们跟陆士原一样,都打算买皇太孙发行的商会股份。只是在数量上跟陆士原不能相提并论,每人也就买个几千股玩玩。
  
  几十万两银子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大事,毕竟随便一船货物的价值,就能达到二三十万两了。
  
  买上三千股,也不过是一船货钱。
  
  但若是能通过此事,看清楚大明皇太孙的为人,那对他们来说就意义重大了。
  
  正在诸位家主有些意动之时,张天佑冷笑着敲了敲桌子道。
  
  「诸位兄长、叔伯长辈,你们真信老朱家能生出什么好种?」….
  
  「那朱允熥才多大年岁呀,就敢去海上杀倭寇,还敢去北地打***。」
  
  「这么个狠辣的主,将来若是当了皇帝,也是个穷兵黩武,好大喜功之人。」
  
  「小侄儿虽读书不多,但也知道汉武帝时期百姓活的有多惨,商贾活得有多难。」
  
  「诸位是想让咱大明出一个明武帝?」
  
  「这……」
  
  罗贯成闻言再次犹豫了下说道。
  
  「皇太孙打的乃是倭寇和***,这都是咱们华夏的大敌,难道还杀错了不成?」
  
  罗贯成这话一出,在坐之人都尴尬的玩起盖碗,哪怕是老好人陆士原都忍不住出来打圆场了。
  
  「罗家贤侄慎言!」
  
  「在这一点上,张兄弟说得还是有点道理的。」
  
  众人听到陆士原这样说,一个个脸色这才好看点。
  
  事实上,他们这些做海贸的,哪家不跟倭寇打交道?
  
  甚至海上最强的几伙倭寇,就是他们豢养的狗!
  
  否则,那些浪人武士,凭啥来到大明地界就能喊打喊杀?
  
  要不是有人在陆地上接应,给他们指明了打击方位,他们光是赶路就能把自己整迷路喽。
  
  陆家虽没有豢养倭寇,但也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只是藏得比较深,藏在
  
  江南的江河之中。
  
  相对来说,张家的海上势力最强。
  
  张士诚败亡,张士诚的旧部有很多都逃到了海上,成了打家劫舍的海寇。顺带着招募了不少浪人武士,隐然成为大明海疆的第一大势力了。
  
  只是自从去年开始,大明组建了一支正规海军,让他们的日子变得不那么好过,这才使得张家主动向他们靠拢。
  
  否则,以张家海上和陆地上的实力,早就能甩开他们江南八大家单干,又何必跟他们商量对策?
  
  张天佑在陆士原说完,又激动地站起来补充道。
  
  「诸位,朱元璋对待咱们商贾啥态度,咱们这些年应该能看出来了吧?」
  
  「我劝你们还是别对大明抱有幻想了,也别对皇太孙抱有幻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