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混在洪武当咸鱼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皇爷,这瓷枕里好像有东西!

第一百五十六章 皇爷,这瓷枕里好像有东西!

不想错过《章鱼阅读》更新?安装章鱼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混在洪武当咸鱼第一百五十六章皇爷,这瓷枕里好像有东西!
  
  老朱听到朱允熥的抱怨,就是一阵嘎嘎怪笑。
  
  “谁让你傻乎乎地拿过去就抄了,你好歹看一眼后边呀!”
  
  “我……”
  
  朱允熥听到老朱嘲笑心下更郁闷了,赌气地把毛笔摔在桌子上,然后躲到一旁暗暗生闷气。
  
  老朱开心地拿起大孙抄完的奏章,看着大孙越来越好看的字迹,心里当即乐开了花。
  
  “这字不错,有点长进,以后还得继续努力!”
  
  老朱说完一遍,见大孙没搭理自己,不由踢了踢他。
  
  “咱跟你说话呢,你听到就吱一声!”
  
  “吱……吱吱吱……”
  
  老朱见这孙子竟然真的“吱”起来,当即把奏章合在一起,照着逆孙的脑袋拍下去。
  
  “你再跟咱吱一个,看咱不打你个屁股开花!”
  
  朱允熥听到这话,赶忙恭恭敬敬地答道。
  
  “听到了!”
  
  老朱见大孙一脸地不情愿,一屁股坐在他的小桌子上,拿着茹太素的奏折给他讲。
  
  “咱跟你说,咱当年收到这份奏疏的时候,好几次咱都气得骂娘哩,可最终还是耐着性子听完。”
  
  “你可知这是为何?”
  
  朱允熥闻言满脸不解地问道。
  
  “为啥呀?”
  
  “这不是您老风格吧,您老性子这么急,咋可能真的听完?”
  
  老朱拿着奏章在手上拍了拍,意味深长地解释道。
  
  “因为这就是治国呀!”
  
  “治国无小事,哪怕是这样啰里啰嗦的奏章,咱也不敢错过一个字。”
  
  “谁知道那一段就是重要的事呢,万一错过了,岂不是要耽误大事?”
  
  “不过那茹太素也没落得好,最后被咱气不过,打了几十板子出气!”
  
  “噗……”
  
  朱允熥听到最后这句话,被逗得直接笑喷了。
  
  这才是他认识的老朱嘛,谁敢给他气受,非得找回来的主。
  
  “那皇爷爷让我抄这个干嘛,让我学习茹太素的啰里啰嗦吗?”
  
  “这你就别管了,咱让你干啥,你就老老实实干啥,敢多嘴多舌,看咱不拿鞭子招呼!”
  
  老朱说完这番话,当即从小桌子上起身,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时候也不早了,你收拾下安寝吧,咱去后宫找你那群小奶奶喽!”
  
  “老不羞!”
  
  朱元章都走到门口了,突然听到这话,当即恶狠狠地回头瞪了一眼。
  
  “你刚刚说啥?”
  
  “我说您老慢走!”
  
  “哼!”
  
  老朱见小逆孙还算机灵,当即冷哼一声扬长而去,径直去了郭惠妃宫里。
  
  郭惠早就知道皇爷今天会来,因此老早就准备妥当。现下见皇爷过来,当即伺候他更衣洗漱。
  
  “皇爷,您这耐性也太差了,臣妾还以为您今天能招小熥熥侍寝呢,哪承想刚欺负完小熥熥,就躲到臣妾这儿来了!”
  
  老朱闻言嘿嘿一笑道。
  
  “你要是不稀罕,那咱去别人宫里喽!”
  
  郭惠妃闻言当即拿湿帕子把老朱的嘴堵上。
  
  “说什么胡话呢,你人都进了臣妾的宫,臣妾怎么可能放你出去!”
  
  “不过话说回来了,您老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给小熥熥名分呀?”
  
  “总这么拖下去,臣妾怕生出啥意外来……”
  
  老朱闻言暗暗叹了口气,其实他非常忌讳后宫干政的,这话也就是郭惠妃问,换了个人他早就命人弄死她了。
  
  “以后休要在咱面前说这种话!”
  
  “咱虽然宠你,但你也不能肆意妄为!”
  
  郭惠妃闻言赶忙跪地请罪。
  
  “臣妾知罪,请皇爷责罚!”
  
  “但臣妾还是想说几句,您老听了不喜的话,把臣妾发配去替大姐守灵都行!”
  
  老朱见郭惠妃这个做派,也是一脸的无奈。
  
  “说吧!”
  
  “下不为例!”
  
  “诺!”
  
  郭惠妃闻言赶忙笑嘻嘻的答应一声,随即好奇的追问道。
  
  “您明明对那孩子喜欢得紧,为啥迟迟不肯公开表态呀!”
  
  “一边封了小熥熥吴王,一边又让他抄奏折的,臣妾怕您继续这么搞,把小熥熥的那点心气都给搞没了。”
  
  “臣妾可是受过苦的,知道从小没娘疼的孩子有多敏感,多自卑。您要是真的中意这孩子,就早点把他的大义名分确定下来,也省得那孩子胡思乱想!”
  
  “说完了吗?”
  
  郭惠妃点点头道。
  
  “说完了!”
  
  老朱伸手将其拉起来,直接拉到自己腿上坐着,一边搂着郭惠妃,一边澹澹地开口。
  
  “咱也想早点给这孩子名分,可咱心里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担忧……”
  
  “什么担忧?”
  
  “你想想看,常遇春是多大岁数死的,常婉莹那孩子是啥岁数死的,朱雄英那孩子又是几岁死的……”
  
  郭惠妃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常遇春活了三十九岁,太子妃常氏只活了二十出头,朱雄英更短,八岁的时候就死了。
  
  老朱见郭惠妃不说话,又补了一句。
  
  “还有常茂呢,这孩子也是三十多岁没的……”
  
  郭惠妃听到这话心里更是一沉,敢情皇爷担心的是这个?
  
  不过这样一看,皇爷的担心还真不是没道理。
  
  常家这一脉几乎都是短命之人,再有朱雄英夭折在前,皇爷担心朱允熥的寿数倒也情有可原。
  
  “皇爷,您是怕小熥熥……”
  
  老朱闻言紧紧的抱着郭惠妃,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过脸颊,落在郭惠妃的脸上。
  
  “咱是真的怕了呀!”
  
  “咱这辈子已经失去的太多太多了,不想临死之前再送走一个皇太孙呀,呜呜呜……”
  
  郭惠妃感受到老朱的伤心,也跟着哭起来。
  
  “皇爷!”
  
  “臣妾知错了,臣妾再也不问了,一切全凭皇爷做主,嘤嘤嘤……”
  
  两人相拥着哭了一阵,郭惠妃心有不甘地都囔着。
  
  “可惜小熥熥了,多聪明伶俐的孩子,还孝顺懂事,就这么无缘大位了……”
  
  “要是能找个高人,帮着相看一下这孩子的寿数就好了,也省得咱们在这儿烦心……”
  
  老朱听到这话一把推开郭惠妃,把郭惠妃推得都蒙了。
  
  “皇爷,可是臣妾说错了话吗?”
  
  老朱瞪着两只龙眼问道。
  
  “你刚刚说啥?”
  
  “我说小熥熥孝顺懂事,聪明伶俐呀……”
  
  “不是这句!”
  
  郭惠妃闻言略微思忖了一下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