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明血 >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不是结局的结局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不是结局的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墨离忍不住将这个疑问说了出来“杜伊帆,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却见瑗歌苦笑了一下,眼角余光扫了下众人,说道“墨离,难道你要在这里说吗?”
  
  墨离顿时省悟,自己可是穿越者,这个事情不能让部下们知道,因为说了他们也不会~щww~~lā当下点点头,说道“把这个女人带到我房间里去。”
  
  司马剑心领神会,随即让人将瑗歌带进一间僻静的屋子里。随后墨离也走了进去,司马剑等护卫在门口环立戒备。
  
  墨离挥了挥手,说道“司马,你们先下去吧!”
  
  “大人,这......”司马剑有些犹豫,里面的可是皇太极的女儿,万一她要是对大人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隔得太远了可是救援不及。
  
  墨离眼一瞪“怎么,难道本官还会着了一个小女人的道儿不成!”
  
  “大人,她可是奴酋皇太极的女儿,这万一......”
  
  “万一个屁,老子要是连她一个小女娃也收拾不了,那还混个屁!快滚!”墨离有些不耐烦了。他迫切想知道杜伊帆怎么也会来到了这个朝代。
  
  “是、是!”司马剑不敢再坚持,当下带着部下撤出几十米,仍是有些担心的望着墨离这边。
  
  墨离也懒得理他,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瑗歌呆呆的站在窗前,望着远处的天边出神。
  
  “杜伊帆,你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也穿越过来了?”墨离压低了声音说道。
  
  瑗歌缓缓转过身来,精致秀气的柳叶眉轻轻颦了一下,慢慢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与你发现的那块神秘的令牌有关。令牌还在你身上么?”
  
  “令牌?在的呀!”墨离闻言从怀里取出那块黑色的令牌,随意的看了一下,没发现有什么异样,于是递给瑗歌(杜伊帆)。
  
  瑗歌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异样,随即抬起头来说道“我也看不出什么古怪,不过,那天你确实是看见了这块令牌,然后就大叫一声,整个人就不见了。我当时就站在你身边很近,正觉得奇怪的时候,我感觉身体一阵晕眩,跟着人就昏了过去,醒来后,我们就都穿越了。”
  
  “这真是奇怪了,”墨离接口说道“既然我们是一起穿越过来的,为什么我重生在大明边将身上,而你却投身到了皇太极的女儿身上呢?而且还相隔那么远?还有,郭飞那小子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瑗歌摇了摇头,说道“郭飞应该没有穿越,因为当时他离我们比较远,可能没有受影响。我发觉自己穿越后,心里有些害怕,于是不停的在心里默念你,希望你来找我。”
  
  原来是这样。墨离点了点头,难怪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会梦见那个女子的呼唤,看来应该是他们心灵上的感应吧。至于后来为何没有再出现,也许是因为瑗歌已经渐渐适应了这个时代的生活,而且那块神秘令牌的神力也渐渐消散所致。
  
  说到这里,杜伊帆(我们还是叫回她本来的名字杜伊帆吧)抬起头,望着窗外远处漂浮的云朵,耳边仍在隐隐约约传来的金人凄绝的哀嚎呼号声,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墨离,你真的要将女真人都杀绝么?她们毕竟有很多人都是无辜的,战争对她们来说,真的太残酷了。”
  
  墨离点点头,眼中透出坚毅之色“是的,这次我一定要将所有的女真男人都杀光杀绝!这样以后他们才不会欺凌奴役中国,以后中国才会强大起来,不再让英法火烧圆明园,不再有八国联军荼毒北京,再也不会有日军侵华的那一场世纪大浩劫。”
  
  “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做,其实和他们又有多大差别?在别人的眼里,你也会是头号大魔王,甚至比希特勒比裕仁他们还要残暴,因为你灭绝的是一个种族,甚至不仅仅是一个民族。”杜伊帆冷静的说道,脸上不悲不喜。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只要我们中国永远强盛不受任何人欺凌,这就足够了。至于他们认为我是魔王也好,刽子手也罢,我只相信一句话,死去的人是无法阻挡活着的人的脚步的。”墨离也淡淡的说道。
  
  “你太固执了!”杜伊帆摇摇头,说道“其实你这是一种狭隘的民族自大观点,我倒是觉得,王朝兴衰更替其实是很正常的,所谓物竞天择,每一个王朝的兴起,都有他的必然性。同样,每一个民族的没落也都有他自身的因素在内。
  
  我们常常说,我们汉族人民是最优秀的,但是人类总是在不断进步的,我们汉族会进步,那是好事。会没落,那也是有因果的,原因必然出在我们自身上。就像以前那么强大的明朝,现在不是也一样山河破碎了吗?当然,现在的山河是你墨离重新收拾起来的。但如果没有你墨离这个穿越者呢?这天下还会是这样的吗?我们的历史还能改变吗?”
  
  墨离默然不语。的确,如果没有他这个穿越者,历史就还是原来的历史,绝不会有任何改变。
  
  “其实,蓝天之下,万物竟长,不要说我们中国这片土地,就是整个地球、整个宇宙,他也不可能永远是某一个族群所统治、所控制的,优胜劣汰,这才是铁的规律。
  
  的确,历史上满清是对我们汉族人民进行过种种非人道的压迫和奴役,造成了苦难深重的过去,但是现在你仇也报了,大局已定,满清仅剩这最后一点血脉,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呢?要知道,杀戮太多是有违天道人和的,墨离,你难道现在还认为苍天冥冥中没有神明的存在吗?”杜伊帆又款款而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